您好!欢迎访问!
设置首页
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财神爷论坛 >

蔡康永:伤心是爱情中最过瘾的事之一

浏览数:  发表时间:2019-09-06  

  50岁这年如果要出一本书,你打算写什么?总是喜欢不按牌理出牌的蔡康永,挑了个最常见却也最难写的题材──爱情。

  书名叫做《蔡康永爱情短信》,实际上是篇8万字的长篇小说,而且切入角度是个20岁女生的初恋。蔡康永说,他改了又改,原稿有10多个版本,一直改到进印刷厂当天,硬是临时叫停,又抽回来再改了一段。

  “是我的反抗,”他这么定义。写爱情是反抗节目中有意无意传递的某些价值:“伤心,是爱情中最过瘾的事之一。没有那样的伤心,无法体会后来的幸福,”他说。所以用各种条件来判断一个人可不可以嫁、谈一段恋爱到底是得是失,实在太过多余。

  选长篇则是反抗娱乐圈的速成文化,也是对人生的反省。“「我们这些写作的人,欠这个时代好看的故事,香港赛马会救世网!”手上只剩《康熙来了》一个节目的蔡康永说,时间有限,他不想再做重复的事。

  习惯了看“主持人蔡康永”和名人对话,这一天,难得听“作家蔡康永”娓娓道来他在创作背后的各种沉淀。

  这个环境很容易让我们在做事时,衡量得失变得非常准确和精明,结果就是失去勇气。

  为什么电影圈跟电视圈给人不同的感觉?电影圈的人通常有比较高的评价,因为他们有勇气,敢疯狂去做想做的事。

  而电视圈的人让人觉得现实,因为我们做的事都是可实现的,是在接受现实世界运作的规则后,再就某个程度改造、妥协后完成的。这更多是平衡、算计后的结果。

  感受到勇气的欠缺,让我在小说中把勇气推到很高的高度,让它成为爱情中的最高指导原则。

  Q:不过,你在小说中穿插的“爱情短信”,也用很锐利、隽永的文字点出爱情的脆弱跟人性的多变。为什么即使看到这些,你还是要鼓励大家勇敢去爱?

  A:我看到有些人谈恋爱受伤后,就不相信爱情了,这很可惜,我得帮他们重新建立信心,这些爱情短信是这样诞生的,是为了安慰爱情中的疑惑者跟受伤者:如果你遇到这些,不要那么多怨恨,因为爱情的本质就是这样。

  所以,如果便当上标明超过一天就不能吃了,会坏掉,我想说的是,你一定要吃的话,就要准备好拉肚子。如果在恋爱中没有受伤,爱情就等于交了白卷。

  虽然短信系列充满励志的味道,但我并不愿意写我不相信的事。比较网络上其他受欢迎的短文,我觉得那些反而太乐观了:比方说,世界上某个角落一定有某个人在等你,这种话我写不出来,因为我不相信。

  A:对,可是找不找得到是没有承诺的,所以我的女主角最后也没有找到她最想要的那种爱情,而只是个依靠的肩膀。

  很多女生最后都不是跟她最爱的人在一起,但吊诡的是,如果跟她最爱的人在一起了,久而久之,说不定她会发现,那个人也不是她的最爱。

  A:第一个是「爱情中有没有道德」。害死了情敌,却得到了爱人,这是可接受的吗?台湾社会在衡量爱情时,常是从道德角度出发,所以我想研究这件事,若是爱情中沾染了败德的成分,还能不能纯粹地维持。

  后面两个关卡还包括面对梦寐以求的两人世界,它却令人窒息时,该怎么解决;以及在你最爱跟最爱你的人之间,要怎么选择。

  书中的主角最后倒向了爱她的人,这是有些读者认为会有续集的原因,因为他们不相信她甘于这个选择。

  不过,我并不知道我会不会写续集,因为我本来就觉得人生只是一段,一定要活到有头有尾,有个大结局吗?这反而不太像我所相信的人生。

  Q:虽然爱情很重要,但是经济独立、工作自主,能享受「一个人」生活的年轻女性也愈来愈多。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?

  A:我宁愿她们都不要上网、不要看连续剧,也不要买我的书,把这些时间拿去谈段糟糕的恋爱,都好。

  不受伤的爱情很安全,可是我们毕竟不是生到这个世界上,就是为了当上班族的。除了安全,生命中也应该有冒险的部份。

  我从来不用「失败」形容爱情,即使离婚,我也不赞成说「婚姻失败」。所有的婚姻能够维持,都不是因为他们「成功」,而是因为他们撑住,撑住跟不撑住,只是两种选择而已。

  所以就算知道这段爱情不会有好结果,我一定还是在旁边摇旗吶喊说:「去吧!」不管最后一肚子大便或头破血流都没有关系。

  Q:我发现中年的蔡康永写爱情,字里行间却没有什么沧桑,反倒你早年的作品中还多一些。你自己有察觉这一点吗?

  就像J.K.罗琳写《哈利波特》时,很好地把自己当妈妈的心情都隐藏起来,完全让主角像个小孩一样长大。可能我也一样,想要规范我自己,尽量让主角们青春无敌。

  A:写出好看的长篇故事,这是我觉得目前华文创作者没有被高度要求,却是非常有前途的一件事。

  日本跟美国都有很好的写长篇故事的传统,所以日本有那么多戏剧可以取材,美国更不用说,好莱坞大量的电影都是改编于此。

  回过头来看华文的世界,好看的长篇故事却很少,这也就是为什么金庸、古龙、琼瑶的小说一直不断被重拍。在他们之后,华文世界其实空了很大的位子出来。

  所以我开始练习写长篇故事,而且希望是情节起伏张力比较大的。这只是第一步。否则像《蔡康永的说话之道》那么成功,如果只是要再做《说话之道二》,对我来说太容易了。

  可是现在已经发现电影跟电视差不多,观众都会过目即忘,好看的故事却还是很持久。所以找我拍电影的人也有,做电视的也有,找我写故事的反而没有,可是如果我时间有限,得自己做选择的话,我就宁愿把时间花在写故事上。

  Q:你在新书发表会上说,写作是你对主持节目的反抗,反抗在节目中透过来宾传递的讯息。那么,你怎么期望你的观众跟读者看你?他们会不会对你的不同面貌感到困惑?

  A:我所谓的反抗,指的是《康熙来了》所传递的那种主流社会接受的、让观众觉得舒服的态度。

  《康熙来了》是我做过的电视节目中最温驯的,这也是为什么它可以每天跟观众见面,却不会让观众不安的原因:毕竟,没人喜欢自己的价值观每天被动摇。

  不过,我相信观众在《康熙来了》中可以明确感觉到,我常常是不认同我的来宾的,只是我做为一个主持人,没有揭穿这件事。

  所以,我倒不担心我的写作会跟我的电视节目变成两个极端,而是写作补充了我在《康熙来了》中没办法讲的事。

  如果你刚好对爱情处于犹豫不决的状态,这本书应该促使你采取一个明确的动作,让爱情发生。不管是告白,或安排一次跟对方的出游,或结束一段恋爱,都果断地去做。

  就算你不看我的书,我都希望你这么做(大笑)。好好享受爱情中那些起伏跟喜怒哀乐。
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ARMKO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